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骨灰级老书虫推荐小说

疾风扫剑录:第七十六章 剑圣离散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疾风扫剑录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离散没有回应,只是将自己手中的银剑默默地放到一边。荆歌目光停留在那把剑的剑身上,取出怀腰间佩戴的木剑,眼神充满回忆道:洛神宫的每一任剑圣在得到剑圣称号的同时都会被赐予一把稀世名剑。师弟他得到的是风澜剑,我被赐予的是龙音剑,为何阿离你手中还是那把当初我送给你的银剑。

    见到离散沉思不言的模样,荆歌也放佛受到了感染,连说话的**都没有了。他遥望天的另一边,思绪也飞到自己无法触摸到的地方。

    四年前,卫松疾因为陆门的事宜,未结业就提前回归陆门,临走时还推却了被授予的剑圣这一称谓。为了弥补因为卫松疾离去而导致的空缺,洛神宫不久之后又招收了一名女弟子,也就是现任的剑圣离散。

    离散刚到的时候,因为带着洛神宫数百年来从未出过一名女剑圣这样的偏见,宫中上下除了宫主以外,都对她不抱太大的期望。似乎意识到了这样的偏见,离散很少宫里人人进行交流,而是将所有的精力放在剑术的修炼上。

    因为她生性冷漠,又有言语这一生理上的缺陷,纵然其生得一副惊世美貌,也无人敢轻易与她接触。

    那时与离散一同进修的还有在洛神宫已经混迹了近十年的荆歌。根据洛神宫一贯的传统,洛神宫主每隔三年都会招收两名亲传弟子,然后在这两人之中会诞生一名剑圣。

    这样的做法也是为了也是为了使二人时时刻刻保持着竞争的关系,摒除杂念,一心一意专注于剑道的修行上。但荆歌却似乎完全是一个列外,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他剑法已经登峰造极,堪称绝顶,但可惜的是整整过了三届,荆歌每次都只能充当陪衬,笑呵呵地看着自己的师弟门登上剑圣宝座,然后被宫中弟子们冠以了剑剩这样的诨号。

    荆歌对此却不以为意,嘴里喊着混日子的口号得过且过,和其他弟子打成了一片。

    离散到来后,荆歌也就自然成了她的师兄。因为见不惯荆歌散漫随意的性格,离散始终有意疏远两人的距离,平时很少在一起练剑,更谈不上什么交流。比起在洛神宫之中人缘极佳的荆歌,离散的存在好比是一个异数,遗世独立屹于尘世之外。

    那一日,离散独自一人在瀑布前的一处平台上练剑。在群鸽的环绕下,一身白衣的离散宛如人间的随风起舞的精灵般美丽动人。荆歌躺在附近树枝上远远观望,看得如痴如醉。

    在他的眼中,离散的确是一名百年难得一见的剑术奇才,凭着这股专注和毅力,不需要多久,她就可以达到剑圣应有的实力,甚至完全有可能超越卫松疾。

    但是和以往诸多洛神宫弟子一样,如果只有一股锲而不舍的精神的话,那还是完全不够的,在他看来,眼前的这位师妹还差一味最关键的药。

    想到这里,荆歌纵身闪现到了离散的跟前,背对她道:一个人在这里练剑有什么意思,不如来点新鲜刺激的。

    离散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又继续开始练起剑来。

    荆歌放佛早就预料到她会有这般的反应,嘴角轻笑,突然以迅雷之势浮现在她的面前。离散剑势正处于浑然忘我之际,突然察觉到荆歌这一荒唐举动后,唯恐刀剑无眼伤了他的性命。蓦地收剑止住剑势。荆歌丝毫没有闪躲的意思,反倒借着离散收剑这一瞬间的机会,右手反扣她持剑的手腕。

    离散眉头一皱,左掌凝力,朝着他的右手击打过去,却见荆歌轻巧闪过,身形挪移,趁着离开的空隙伸腿轻轻一勾,离散腰间的佩剑连同剑鞘一同落在了荆歌的手中。

    好精巧的木剑!荆歌洋洋得意地炫耀手中的战利品,借师兄把玩几天如何!

    离散气愤地上前出掌便要夺取,荆歌见状急忙连躲带闪,脚步不断变换方位,边闪边退。

    两人相互追逐了数里的路程,终于在郊外的一片湖泊旁停止了脚步。这时郊外天气突变,闷雷阵阵,连空气也变得稀薄起来,但两人确是呼吸均匀,调息有度,丝毫没有因为这短短的轻功脚程而损失气力

    懂得合理的分配体力,不错,不错!荆歌称赞道:阿离师妹,你十分优秀,看来这一届的剑圣又是与我无缘啦。不过师妹啊,你可曾听说过有名的洛神宫三剑圣之死的故事。

    在洛神宫数百年历史上出过三名杰出的剑圣,他们个个武艺高强,堪称人中之龙,但却还没来得及踏上江湖便先后殒命,你可知道是何缘故?

    离散根本不理会荆歌的罗利啰嗦,身形漂移,出掌疾扫过去,目标直指对方手中的木剑。荆歌冲她狡黠一笑,等她掌风将至时,突然抱起木剑一头扎进湖水之中,只听噗通一声响,湖面上只剩下一道道扩散开的涟漪。

    正当离散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弄得不知所措,看着湖面静静发呆时,又只听见噗通一声响,湖面扬起一道数十尺高的水帘,从里面钻出一个人,正是荆歌。

    离散注意到他是空手出的水面,木剑已经不知去向,顿时神情紧张,三步做一步地赶到荆歌面前,一脸愤怒地看着他。

    嘿嘿,阿离师妹,难道你没听人说过么,这洛神宫里面凡是大师兄我看中的东西,还么有什么能够逃得出我的手掌心。

    荆歌指着湖水笑道:你那把木剑已被我藏在湖底,有本事的话自己去取吧!

    离散白了他一眼,转身便跳进湖中,眨眼间便不见踪影。片刻之后,她从水中将剑取出来,浑身湿漉漉地出现在了荆歌的眼前,洁净的脸庞因为湖水的浸润而略显苍白、

    师妹好水性,才一会儿的功夫便将剑寻回,呵呵,这下我就放心了,要知道当年三剑圣其中一个就是因为不通水性,结果还步入江湖便因为一场海难而被活活淹死。荆歌看着离散湿透衣衫包裹下的玲珑身段,有些出神。

    这些人都是安陵现在仅有的防卫力量,也是卫松疾唯一可以仰仗的屏障。在这差不多三百来号人里面,以朱汉为首的本地差役凭借着自身对安陵的地势了解,协助联军在重要位置部下伏击点。洛神宫弟子则以自身单兵作战的优势,负责对敌军的重要首领进行攻击。

    此外随行前来的还有若干医术高超的洛神宫女弟子,她们在驿站草棚里临时设置一个医疗点,以便在未来的战事中能够及时抢救伤员。

    绡巾卫是这场战役中最为主要的力量,人数占了联军近三分之二还要多,虽然刚刚遭遇了军中的哗变,两名统军将军先后毙命,但所幸还有戴潘这样的将军在,经过了短暂的士气鼓舞后,这支部队又恢复了往昔坚不可摧的气势。在戴潘合理的调度编排下,联军所有人分工明确,每个人都涌现出高昂的斗志

    荆歌默默地注视着每一个人的面孔,这些人大多数都不是安陵本地人,但是在听说到安陵县马上会迎来一场屠戮时,他们却又放佛一个个和安陵融为一体,坚决要用自己的生命维护安陵城内每一位百姓的安全。

    守卫自己的家人,捍卫自己的祖国,这是东吴从士兵到普通老百姓每一个人心中坚持的理念,也真因为有这样的理念,从汉末建国的东吴做为三国之一的佼佼者,在魏蜀相继灭亡之后,一直努力持续到了现在。

    但是这份坚持终究无法改变历史的进程,吴国离灭亡只有一步的距离,所有的一切都在快速质变,尤其是看到孙皓在亡国之际,派遣自己的心腹千里迢迢来到安陵屠杀自己子民的时候,身为晋人的荆歌突然觉得眼前这一幕幕齐心抗敌的场景显得是那样的荒诞。

    现在他才突然明白为什么卫松疾会当初毅然决定离开陆门十羽,安心呆在安陵这样的地方当一个芝麻县令官。看来,这么多年过去了,卫松疾依旧是在洛神宫时他认识的那个卫松疾,无论环境如何改变,他还是他,没有半点的改变,自己这一次确实没有看走眼。

    《疾风扫剑录》骨灰级老书虫推荐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drtour.com/book/179689.htm
上一章        疾风扫剑录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